校院概況
教學(xué)培訓
科研咨政
李雙套:在“一般原理”的實(shí)際運用中守正創(chuàng )新
來(lái)源:
作者:
時(shí)間:2023-03-31
31
2023-03
10:34

  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強調:“我們從事的是前無(wú)古人的偉大事業(yè),守正才能不迷失方向、不犯顛覆性錯誤,創(chuàng )新才能把握時(shí)代、引領(lǐng)時(shí)代?!眻猿质卣齽?chuàng )新,是習近平新時(shí)代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思想的世界觀(guān)和方法論的重要內容。如何理解守正創(chuàng )新?如何在新征程上切實(shí)做到堅持守正創(chuàng )新?重溫馬克思主義經(jīng)典作家的相關(guān)著(zhù)作,能夠為我們帶來(lái)寶貴啟示。

  守正創(chuàng )新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創(chuàng )新的重要原則

  1872年,在《共產(chǎn)黨宣言》德文版序言中,馬克思恩格斯指出:“不管最近25年來(lái)的情況發(fā)生了多大的變化,這個(gè)《宣言》中所闡述的一般原理整個(gè)說(shuō)來(lái)直到現在還是完全正確的。某些地方本來(lái)可以作一些修改。這些原理的實(shí)際運用,正如《宣言》中所說(shuō)的,隨時(shí)隨地都要以當時(shí)的歷史條件為轉移?!痹谶@里,馬克思恩格斯為我們講述了應該以什么樣的態(tài)度對待《共產(chǎn)黨宣言》中的一般原理問(wèn)題,也提出了如何對待馬克思主義的問(wèn)題。馬克思主義的“一般原理”“完全正確”,但是“完全正確”并不等于我們可以把馬克思主義當作“教條”,“馬克思的整個(gè)世界觀(guān)不是教義,而是方法。它提供的不是現成的教條,而是進(jìn)一步研究的出發(fā)點(diǎn)和供這種研究使用的方法”?!巴耆_”并不等于我們可以止步于“一般原理”,“我們不是教條地以新原理面向世界”,而是根據時(shí)代條件的變化、不同國家的具體國情發(fā)展,創(chuàng )造性實(shí)際運用“一般原理”,實(shí)現“一般原理”的時(shí)代化國別化。

  馬克思也為我們正確處理守正與創(chuàng )新的關(guān)系提供了范例。在《1844年經(jīng)濟學(xué)哲學(xué)手稿》中,馬克思借助于德國古典哲學(xué)的基本概念“異化”來(lái)批判資本主義,他認為共產(chǎn)主義“是通過(guò)人并且為了人而對人的本質(zhì)的真正占有”。在這里,馬克思設想了“人的本質(zhì)”,他認為在資本主義社會(huì )里,工人階級的存在與“人的本質(zhì)”出現分離,共產(chǎn)主義就是人重新占有“人的本質(zhì)”,實(shí)現人的存在與“人的本質(zhì)”的一致。在《德意志意識形態(tài)》中,馬克思則從唯物史觀(guān)角度批判了資本主義。他認為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一般規律是“生產(chǎn)力和交往形式之間的矛盾”,共產(chǎn)主義的實(shí)現源于一般規律的作用。在《資本論》中,馬克思則從資本主義社會(huì )的特殊規律角度批判了資本主義,他根據對資本主義社會(huì )基本矛盾即社會(huì )化大生產(chǎn)與資本主義私人占有之間的矛盾的分析,揭示了資本主義必然滅亡、共產(chǎn)主義必然勝利的歷史趨勢。在不同文本中,馬克思從不同角度論證了共產(chǎn)主義實(shí)現的必然性。在這里,“共產(chǎn)主義理想”是馬克思主義的“正”,論證“共產(chǎn)主義理想”實(shí)現必然性的角度與方法則是“新”。

  守正創(chuàng )新是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歷史辯證法

  從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歷史發(fā)展角度來(lái)說(shuō),守正創(chuàng )新則表現為如何處理好“環(huán)境”和“活動(dòng)”的關(guān)系。在《德意志意識形態(tài)》中,馬克思恩格斯指出:“歷史不外是各個(gè)世代的依次交替。每一代都利用以前各代遺留下來(lái)的材料、資金和生產(chǎn)力;由于這個(gè)緣故,每一代一方面在完全改變了的環(huán)境下繼續從事所繼承的活動(dòng),另一方面又通過(guò)完全改變了的活動(dòng)來(lái)變更舊的環(huán)境?!?/p>

  歷史在守正創(chuàng )新中實(shí)現各個(gè)世代的依次更替,“整個(gè)所謂世界歷史不外是人通過(guò)人的勞動(dòng)而誕生的過(guò)程”,各個(gè)世代前后相依,后一代人不可能離開(kāi)前一代人所創(chuàng )造的“材料、資金和生產(chǎn)力”而無(wú)中生有地創(chuàng )造歷史。歷史與現實(shí)并非截然兩分、勢不兩立?,F實(shí)是對歷史的超越,但并不是說(shuō)現實(shí)可以脫離歷史而發(fā)展。前一代人創(chuàng )造的“材料、資金和生產(chǎn)力”是后一代人創(chuàng )造歷史的前提,任何一代人都不是“隨心所欲地創(chuàng )造,并不是在他們自己選定的條件下創(chuàng )造,而是在直接碰到的、既定的、從過(guò)去承繼下來(lái)的條件下創(chuàng )造”。不管哪一代人,都不可能不面對“直接碰到的、既定的、從過(guò)去承繼下來(lái)的條件”。因此,歷史的創(chuàng )造,與其說(shuō)是創(chuàng )造,不如說(shuō)是對前一代人所創(chuàng )造條件的激活和再創(chuàng )造,不如說(shuō)是對“直接碰到的、既定的、從過(guò)去承繼下來(lái)的條件”的創(chuàng )造性轉化和創(chuàng )新性發(fā)展。

  歷史如何在守正創(chuàng )新中實(shí)現世代交替?歷史的世代交替是在“環(huán)境變更”與“活動(dòng)變更”的互動(dòng)中實(shí)現的。一方面,和上一代人相比,每一代人所面對的“環(huán)境”是“完全改變了的”,“人們所達到的生產(chǎn)力的總和決定著(zhù)社會(huì )狀況”,每一代人所面對的“生產(chǎn)力的總和”和“社會(huì )狀況”都不一樣,每一代人都是用“所繼承的活動(dòng)”在“完全改變了的環(huán)境下”活動(dòng)。另一方面,每一代人都通過(guò)“完全改變了的活動(dòng)”去改變“舊的環(huán)境”,“每一代都立足于前一代所奠定的基礎上,繼續發(fā)展前一代的工業(yè)和交往,并隨著(zhù)需要的改變而改變他們的社會(huì )制度”。因此,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的世代交替主要表現為用新的活動(dòng)改變舊的環(huán)境和用舊的活動(dòng)改變新的環(huán)境,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就是在這種循環(huán)往復中實(shí)現生產(chǎn)力發(fā)展水平的提升和社會(huì )關(guān)系的進(jìn)步。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的發(fā)展總是變中有不變,不變中有變,也就是不斷在守正中創(chuàng )新,在創(chuàng )新中守正。

  堅持守正創(chuàng )新是新時(shí)代推進(jìn)理論創(chuàng )新和實(shí)踐發(fā)展的必然選擇

  堅持守正創(chuàng )新,是理論創(chuàng )新的重要原則,也是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歷史辯證法,更是習近平新時(shí)代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思想世界觀(guān)和方法論的重要內容,是新時(shí)代推進(jìn)理論創(chuàng )新和實(shí)踐發(fā)展的必然選擇。

  守正就是要守住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、科學(xué)態(tài)度和真理精神,旗幟鮮明堅持黨的全面領(lǐng)導,走好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道路。新時(shí)代,必須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、毛澤東思想、鄧小平理論、“三個(gè)代表”重要思想、科學(xué)發(fā)展觀(guān),全面貫徹習近平新時(shí)代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思想,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(chǎng)、觀(guān)點(diǎn)、方法觀(guān)察時(shí)代、把握時(shí)代、引領(lǐng)時(shí)代,不斷深化對共產(chǎn)黨執政規律、社會(huì )主義建設規律、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發(fā)展規律的認識。必須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(lǐng)導,把黨的領(lǐng)導落實(shí)到黨和國家事業(yè)各領(lǐng)域各方面各環(huán)節,確保我國社會(huì )主義現代化建設正確方向。必須堅持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道路,在自己選擇的正確道路上昂首闊步走下去,任何時(shí)候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動(dòng)搖。

  創(chuàng )新就要聆聽(tīng)時(shí)代的聲音,回應時(shí)代的呼喚。馬克思主義是一個(gè)開(kāi)放的理論體系,它具有與時(shí)俱進(jìn)的理論品格,必然隨著(zhù)實(shí)踐的發(fā)展而不斷發(fā)展。馬克思恩格斯從來(lái)不認為自己窮盡了真理,相反,面對別人將他們的理論理解為萬(wàn)能鑰匙,馬克思遺憾地指出這樣的理解“會(huì )給我過(guò)多的榮譽(yù),同時(shí)也會(huì )給我過(guò)多的侮辱”。在百年奮斗史上,我們黨之所以每次都能在遭遇逆境時(shí)化險為夷,化被動(dòng)為主動(dòng),一個(gè)重要原因就是不斷推動(dòng)理論創(chuàng )新,不斷用新的理論破解困境、化解問(wèn)題。新征程上,我們要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(shí)際相結合、同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相結合,始終保持馬克思主義的蓬勃生機和旺盛活力。

  新時(shí)代堅持守正創(chuàng )新,就要以“任爾東西南北風(fēng),我自巋然不動(dòng)”的堅定,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不動(dòng)搖,堅持黨的全面領(lǐng)導不動(dòng)搖,堅持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不動(dòng)搖,才能以不變應萬(wàn)變;另一方面,“天下事未有久而不變者”,要敢于說(shuō)前人沒(méi)有說(shuō)過(guò)的新話(huà),敢于干前人沒(méi)有干過(guò)的事情,在主動(dòng)求變中推動(dòng)事業(yè)發(fā)展。

  [作者系中央黨校(國家行政學(xué)院)習近平新時(shí)代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。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點(diǎn)項目“新時(shí)代中國共產(chǎn)黨人馬克思主義話(huà)語(yǔ)創(chuàng )新研究”〔22AKS009〕階段性成果)]

編輯: 杜艷敏